作者 艾芙蔓

模特 Iris

攝影 Kirakira

圖片 盈愉有限公司 授權提供

 

小芳一直都嚮往光亮的地方,但她又不喜歡太亮,所以她喜歡待在燈下,她覺得這樣很有安全感。

 

一片黑暗中的光明處,給她的感覺像保護傘,她只要待在燈下,就會很安心,就好像受到保護,不會被傷害。

 

這是因為她的心曾經被傷的很深,有一陣子她都覺得自己好像整天都被迫待在黑暗中,內心對光亮的渴望日與俱增,但太過光亮的環境又讓她不自在。

 

所以她愛上了待在燈下,那種四周黑暗僅自己頂上灑落光明的氛圍現在是她的最愛。

 

不會太暗也不會太亮,大抵就是她此時的心境。

對於愛,她已不再有憧憬,她只要一個人過得好好的,除了必要的外出,她就待在家裡,待在燈下,一切都好好的。

 

但真是如此嗎?

當內心空虛漸漸擴大的那一刻,她卻開始有些無所適從,想多開一盞燈,但又沒那個勇氣,因為內心的傷痕還未痊癒。

 

於是,她牙一咬,想要反其道而行,所以她躺在床上,拉開窗簾,讓陽光透過玻璃潑灑在自己身上,強迫自己被光亮籠罩,但只過了一會兒她就待不住了,又拉上窗簾跑到燈下接受保護。

 

然後待著待著她就想,是不是再換一盞大一點的燈,這樣應該可以解決她目前的窘境。

 

決定了!她要出門去尋覓一盞更大且再亮一點的燈,然後她就可以繼續窩在燈下,享受那種被聚焦保護的感覺。

 

然而,每次出門對她都是一種挑戰,但為了買燈,她知道自己必須出門。

 

好不容易來到燈具店,她望著玲瑯滿目的燈款,竟一時迷失了方向,不知該從何挑起,在店員目光的追隨下,她越來越不自在,想著乾脆不要挑了,回家好了。

 

「小姐,可以告訴我您想要什麼樣的燈款嗎?我可以幫您介紹。」

 

這句話她入店之後聽了不下五遍,最後一遍她實在受不了了,一個轉身離開了燈具店,不過在回家的路上,她卻被一間咖啡店裡的一盞燈吸引了。

 

那是一盞充滿摩洛哥風情的燈,看上去有些舊,但很有魅力,有魅力到她這個已經不知多少年沒有進過咖啡館的人,都忍不住踏了進去,挑了個能一直注視這盞燈的座位,點了一杯玫瑰果茶。

 

茶來了,她啜飲了一口,看著燈她內心感到無比平靜,不知不覺一小壺果茶就喝完了,然後她又點了一壺綜合果茶,還加了一份鹹派。

 

滴答滴答,牆上的時鐘一直在轉動,她不知不覺在店裡待了好幾個小時,這是她受傷後第一次在一個陌生地方待這麼久還不想離開。

 

可是店要打烊了,她只能依依不捨告辭回家,但內心卻暗暗發誓,自己明天還要再來。

 

之後幾乎每一日,她都到咖啡館報到,有時待半日,有時一整日都在,等她某一天細數自己到咖啡館的時日時才發現,她與咖啡館或者說那盞燈已經相識超過一個月。

 

她想把那盞燈帶回家!

 

內心那股強烈的欲望幾近爆發,最後終於在某一天咖啡館快打烊時,她鼓起勇氣走到店主面前。

 

「請問……」

「送妳。」

 

送妳兩個字讓她傻在當場,眼睛不停眨著,有點無法消化店主的話,但店主卻用下巴指了指她愛慘了的那盞燈,像是在告訴她,這盞燈是妳的了。

 

「我可以付錢!」

「妳知道東西就是要遇到愛它的主人才會幸福,我覺得妳比我更愛它,只是……」

「只是什麼?」

「妳帶它回家後,還會再來嗎?」

「呃……」

「這樣啊……那我還是不要送妳好了。」

「啊?可是……」

「因為我還是想每天看見妳。」

 

平地一聲雷,小芳像是被雷轟炸了般,一張臉倏地刷紅,只因她看到店主俊朗的臉上掛著溫暖的笑,目光溫柔的像要滴出水來。

 

久違的心動感覺,就在她接過那杯有著愛心拉花的咖啡之後悄悄來襲。

 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