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 艾芙蔓

模特 

圖片 盈愉有限公司 授權提供

 

吹著微風的午後,小筠一個人坐在客廳,拿著手機準備自拍的手卻忽然頓住,笑容也就這樣停在鏡頭前。

恍神了幾秒,她按下拍攝鍵,讓臉上的燦笑成為可以傳輸的永恆,但當照片傳出去後她卻一臉失落的趴在椅臂上,看起來心事重重。

 

 

心裡的那個他老是讓她患得患失,雖說當初是他主動追求,但現在小筠卻開始懷疑他是否依然還喜歡自己。

常常沒人接的號碼,總是遲遲才看的訊息,如果不在她身邊,他彷彿就像從地球上消失一般,總是讓她尋不著他的足跡。

她想著要放棄,但總覺得不甘心,畢竟她也深深喜歡著他,如果就這樣輕易說分手,她會覺得這段感情由頭到尾毫無意義,只是……

這樣下去真的好嗎?

她是不是不是他心中的唯一?

她會不會是別人的第三者?

她應該怎麼辦才好?

 

 

混亂的思緒讓小筠的頭瞬間痛了起來,一股酸酸的感覺也在她心頭蔓延開來,無所適從更是在她體內四處亂竄,就像她那顆被高懸的心,實在找不到可以安放的處所。

或許人真的沒有十全十美吧,她也只能這樣安慰自己了,畢竟他待她真的很好,是那種讓周遭朋友不管已婚未婚都羨慕的好,甚至還有人說她身在福中不知福,心中不應該還有怨言。

聽到這些話時她總是淡笑不予回應,因為她知道「事不關己雲淡風輕」這個邏輯,不是親身經歷的事,他人總是可以用自己最樂觀的觀點去勸當事人,這她可以理解,所以她從不再多說什麼,因為像這樣的情況多言無益。

 

 

但是她覺得自己好無助,心情總是在愉悅與失落中徘徊,會因為他的來到而飛揚,又因為他離去而低落,如果可以她真想解脫,但卻擺脫不了自己給自己附加的枷鎖。

愛情果然磨人,她是真真切切體會到了,而這種想逃又不想逃的感覺,更是如同螞蟻在噬咬身體,不是非常強烈的痛感,但卻揮之不去,全身的感官都集中在這件事,剩餘的事一件也顧不了。

要不然乾脆逃離這一切?

猛地站起身,小筠像失了魂般就往門口衝,然而門一開才發現,心中那個讓人糾結的他居然就站在門口,臉上帶著被她忽然開門而嚇一跳的訝異表情。

 

 

「怎麼了?妳要去哪裡?」

他問著,眼神瞬間由訝異轉為擔心。

「沒有,沒有要去哪裡。」

看到他,小筠一顆徬徨的心又瞬間安定了下來,任由他摟著進了屋,也任由他將自己放在他大腿上。

「我在想,我們兩個好像應該……」

話說到一半,他忽然頓住,看來是在猶豫怎麼說接下來的話。

「你……想說什麼就說吧。」

她體溫霎時低了十度,心也跟著抽痛了好幾下,但仍是逼自己面對即將得到的噩耗。

總歸是來了,他親口說的分離,她心想。

「我們結婚吧。」

他笑,笑她表情有趣的很。

她抬頭,看著在笑的他,一瞬間忽然明白了自己的傻。

原來患得患失的一直只有她自己,而堅定卻早已存在他心裡。

 

 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